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我

多是倦叶难留,何言迷途不返.

 
 
 

日志

 
 

转:《感恩与善待》——史怀哲  

2012-03-14 11:20: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源地址: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4172843/

常看常新.


1 )

思考不应杀害和折磨生命的命令,是我青少年时代的大事。除此之外,一切都被逐渐遗忘了。

在我上学前,我家有一条名叫菲拉克斯的黄狗。像有些狗一样,菲拉克斯讨厌穿制服的人,看到邮递员总是要扑上去。因此,家里人指派我,在邮递员到来 时,看住这条咬过人并冲撞过警察的狗。我用棍子把菲拉克斯赶到院子的角落,不让它走开,直到邮递员离开为止。当我作为一个看管者站在龇牙咧嘴的狗前面,如 果它想从角落里跳出来,就用棍子教训它,这该多自豪啊!但是,这种自豪感并不能持续多久。当我们事后又作为朋友坐在一起时,我为打了它而感到内疚。我知 道,如果拉住菲拉克斯的颈索,抚摸它,我也能使它不伤害邮递员。然而,当这令人尴尬的时刻又来临时,我又陶醉于成为看管者……

放假期间,我可以到邻居马车夫家去。他的褐马已经老了,而且相当瘦,不应老是驾车。由于我一直为当一个马车夫的激情所吸引,就用鞭子不停地驱赶马 往前走,尽管我知道,褐马已经累了,扬鞭催马的自豪感迷惑了我。马车夫允许“不扫我的兴”。但是,当我们回家后,我在卸套时注意到了乘车奔驰时看不到的东 西,马的胁腹成了什么样子,我的兴致一下子没有了。我看着它那疲惫的双眼,默默地请求它的原谅,但这又有什么用呢?……

我上高级中学时,有一次回家过圣诞节,我驾着马拉的雪橇。邻居洛施尔家有名的恶狗突然从院子里跳出来,对着马猛叫。我想有权狠狠地抽它一鞭,尽管 它显然只是随意来到雪橇前面的。我抽得太准了,击中了它的眼睛,使它号叫着在雪地里打滚。它的哀号一直在我耳边响着,几个星期都不能摆脱。

有两次,我和其他小孩一块去钓鱼。后来,由于厌恶和害怕虐待鱼饵和撕裂上钩之鱼的嘴,我不再去钓鱼了。我甚至有了阻止别人钓鱼的勇气。

正是从这种震撼我的心灵并经常使我惭愧的经历中,我逐渐形成了不可动摇的信念:只有在不可避免的必然条件下,我们才可以给其他生命带来死亡和痛 苦。我们大家必须意识到,漫不经心会带来可怕的死亡和痛苦。这种信念日益强烈地支配着我。我日益确信,在根本上我们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只是不敢承认和证实 它。我们怕被别人嘲笑为“多愁善感”,我们已经麻木不仁了。但是,我决心保持敏感和同情,也不害怕多愁善感的谴责。

如果我回顾青年时代,就有这样的想法,我该感谢多少人啊,他们给予我许多许多。让我忧虑的是,对那些人,除了感谢之外,我又回报了些什么呢?我还 未及表示,他们的善意和宽容对我具有多大的意义,他们中的许多人就离开了我们。好几次,我在墓地悲痛地默念着本应对生者说的话。

我相信我是感恩的。我逐渐告别了青年时代的漫不经心;那时,我还认为从人们那里领会善意和宽容是理所当然的。我以为自己很早就考虑到世界中的痛苦 问题。但直到20岁,甚至在这以后,我还是太少地督促自己表达感恩心情。我太少地考虑,真实地领受感恩对人意味着什么。我经常由于胆怯而抑制了表达感恩。

由于我自己体验到了这一切,从而我并不认为,在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不感恩。我认为,不能这样解释有关10个麻疯病患者的故事,好像其中只有1人感 恩。我相信所有9个患者都是感恩的。只是那9个人先回到家里,迅速问候亲属,处理有关事务,准备事后立即到耶稣那里去表示感谢。由于他们在家里耽得太久, 而这时耶稣又死了,就没来得及向耶稣表达感谢。但另一个人则有听从直觉的才能,他立即寻找帮助过他的人并表示感谢。

从而,我们大家必须督促自己,真诚地表达未被表达的感恩。这样,在世界上就会有更多的善的光和善的力。我们每个人必须防止在世界观中接受有关世界 不可感恩的辛酸格言。大地上泛滥的洪水,它不是我们需要其慰藉的喷涌的源泉,但是,我们本身就应是发现道路,成为源泉的水,它能够满足人类对感恩的渴望。

当我回顾我的青年时代时,使我的心情难以平静的还有这样一个事实:许多人给予我某种帮助,或对我来说是某种帮助,但他们并不知道。这些从未与我交 谈过的人,这些我只听过他们叙述的人,已对我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他们进入了我的生活,成为我心中的力量。由于我就像处于那些人的约束之下,我就甚至会去做 那些通常我不那么清楚感受和不那么坚决去做的事。为此,我始终觉得,我们大家在精神上似乎是依赖于在生命的重要时刻所获得的那些东西而活着的。这个富有意 义的时刻是不宣而至的。它不显得了不起,而是非常朴实。是的,有时它们在回忆中才获得对我们的重要性,就像音乐或风景的美有时在回忆中才出现那样。我们获 得了温柔、善良、抱歉、真诚、忠诚、顺从痛苦等品质,为此我们要感谢他们。因为通过他们的所作所为,我们才体验到这一切。成为思想的生命象火花一样跳入我 们之中并燃烧起来。

我不相信,人们能把他本没有的思想灌输给这个人。一切善良的思想是作为燃料而存在于人心之中的。但是,只有当火焰或火种从外部飞从其他人那里扔入 其中时,这些燃料才会燃烧起来,或真正燃烧起来。有时,我们的火也要熄灭,并且通过一个人的经历重新燃起。从而,我们每个人都应深深感谢那些点燃其火焰的 人。如果我们遇到受其所赐的人,就应向他们叙述,我们如何受其所赐,他们也将为此惊叹。

我们当中也无人知道,他做了些什么,他给予了人什么?它对我们隐藏着并应一直如此。有时候,为了不失去勇气,我们可以看到其中一点点。但这种力量的作用是充满神秘的。

总之,在人对人的关系中,不是存在着比我们通常承认的多得多的神秘吗?我们中没有哪个人能断言,他真正了解一个人,即使多年来他一直与这个人生活 在一起。关于构成我们内心体验的那些东西,对于我们最信赖的人,我们也只能告知他们一些片断。至于整体,我们没有能力给予,即使他们能够把握。我们共同漫 步于昏暗之中,在那里没有人能仔细辩认出他人的面貌。只是偶尔地通过我们与同行者的共同经历,或者通过我们之间的交谈,在一瞬间,他在我们之旁就象由闪电 照亮了一样。那时,我们看见他的样子。以后,我们也许又长时间地并肩在黑暗中行走,并徒劳地想象他人的特征。

我们应该顺应这一事实,我们每个人对其他人来说都是个秘密。结识并不是说相互知道一切,而是相互爱和信赖,这个人相信另一个人。一个人不应探究其 他人的本质。分析别人,即使是为帮助精神错乱的人恢复正常,也不是一个好的办法。不仅存在着肉体上的羞耻,而且还存在着精神上的羞耻,我们应该尊重它。心 灵也有其外衣,我们不应脱掉它。我们任何人都无权对别人说,由于我们属于一个整体,因此我有权了解你的一切思想。母亲从来不可以这样对待她的孩子。所有这 一切要求都是愚蠢和不幸的。应做的只是唤起给予的给予。尽你所能地把你的部分精神本质给予你的同行者,并把他们回复给你的东西作为珍宝接受下来。

从我的青年时代起,我就认为敬畏别人的精神本质是不言而喻的,这也许与我遗传的内向性格有关。后来,我越来越坚持这种看法。因为我看到,当人们要 求像看一本属于自己的书一样看别人的心灵,当人们在应相信别人的地方却要了解和理解别人,就会产生痛苦和异化。对于我们所爱的人,我们大家必须防止责备他 们缺少信赖,即使他们不是每时每刻让我们看到他们的心扉。我们越是熟悉,相互之间就越是变得充满神秘。只有敬畏其他人精神本质的人,才会真正对他人有所帮 助。

从而我认为,任何人都不应迫使自己过多地泄露内心生活。我们不能再把自己的精神本质和他人的精神本质混在一起唯一的关键在于,我们努力追求心中的 光明。这个人感受到别人的这种努力。人心中的光明在哪里,就会在哪里放射出来,然后我们相互了解,在黑暗中并肩漫步,而不需要注视别人的脸和探视他的心 灵。

( 2 )

从青年时代起,敬畏别人的精神本质对我来说就不成问题,但与此相反,对于我们与人的其他交往,在何种程度上应该克制或直爽的问题则浪费我的心思。 我苦于这两个方面的冲突。直至高中毕业时克制倾向才占了上风。羞怯妨碍了我把对他人的同情感表达出来,妨碍了我对他人提供内心所愿的服务和帮助。由于牟罗 兹的伯母的教育,我的这种行为方式进一步强化了。她叮嘱我把克制作为良好教养的总和。我应该学会把任何“迫切性”当作最大的错误之一,我也确实为此而努 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已从这种良好教养的克制规则中解放出来。我觉得,这就象和谐规律一样,虽然它普遍有效,但已被音乐的生命之流多次淹没了。我日益 明白,如果我们奴隶般地受制于克制的话(克制要我们遵循通常酌交往习俗),我们会耽误多少善行。

人们通常说:一个人要审慎地对待他人,并且不经召唤就不参与他人的事务。我们必须始终意识到这给我们带来的危险。对于不认识的人,我们也不可以绝 对疏远。在任何时候,没有人对一个人完全并始终是一个外人。人属于人。人有对人的权利。消除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承受的疏远性,并使我们建立真正的人对人关 系的各种境况,是会出现的。由于违背了真诚的公理,才会有克制的原则。我们大家都能摆脱疏远性,并对人成为人。我们耽误得太多了夕因为流行的良好教养,礼 貌和得体观念已使我们失去了直爽。这样,我们每个人向他人拒绝了我们本愿给予他的东西夕本来追求的东西。由于我们不敢按我们的真诚本性行动,从而人们中间 存在着许多冷酷现象。

我有幸在青年时代接触到一些人,他们尊重一切社会规范,并保持了直爽的天性。当我看到他们由此给予人的一切时,我获得了勇气,自己去尝试像我感受 到的那样自然和真诚。我在那时获得的经验,不允许我再次顺从克制的规则。我尽可能地把内心热忱与适当的礼节结合起来。我不知道,我做得是否始终正确。我很 少能提出有关的规则,就像我很少能确定,在音乐中什么时候人们应顺从传统的和谐规律,什么时候应追随高于一切规律的音乐精神。但我了解,那些真正由心灵决 定,深思熟虑地不顾规范的行动,人们很少把它当作过分殷勤。

决定一个人本质和生命的理想以充满神秘的方式存在于他的心中。当他走出童年时,它就开始在他心中发芽。当他充满青年人对于真和善的热忱时,它就开花结果。我们以后的收获,都取之于我们的生命之树在春天的萌芽。

在生活中,我们应努力始终象青年人那样思想和感受的信念,象一个忠诚的顾问,陪伴着我的生活道路。我本能地防止自己成为人们通常所理解的“成熟的人”。

被应用于人的说法“成熟”,对我来说始终有些令人害怕。因为,在此我总是听到如此不和谐的词:贫乏、屈从和迟钝。通常,我们看到所谓人成熟的标志 是:顺从命运的理性化。人们逐步放弃年轻时珍视的思想和信念,以别人为榜样追求这种理性。他曾信赖真理的胜利,但现在不再信赖了。他曾努力追求正义,但现 在不再追求了。他曾信赖善良和温和的力量,但现在不再信赖了。他曾能热情振奋,但现在不能了。为了能更好地经受生活的惊涛骇浪,他减轻了自己生命之舟的负 担。他抛弃了被认为是多余的财富,但扔掉的实际上是饮用水和干粮。现在他轻松地航行,但却是一个受饥渴折磨的人。

年轻时,我曾听到大人的谈话,有些说话深深地刺伤了我的心灵。他们在回顾其青年时代的理想主义和热情时,只是把它看作似乎值得人们留恋的东西。同 时,他们又认为放弃它是人对之无能为力的自然规律。从而我害怕有朝一日我也会这样令人忧伤地回顾自己。我决心不屈服于这种悲剧性的理性化。我已经试图实行 我在几乎是孩子气般的反抗中的誓言。

成年人太喜欢在其可怜的境况中卖弄,以使青年人明白:总有一天,他们会把今天极为珍视的一切的绝大部分东西看作只是幻想。但是,深沉的生活体验对 青年人说的则是另一番话。它恳请青年人,在整个生命中要坚持鼓舞他们的思想,人在青年理想主义中觉察到真理,由此他拥有一笔无价之宝。

我们每个人必须对此做好准备,生活要夺去我们对善和真的信仰以及对它们的热忱。但是,我们并不需要听它摆布。付诸实施的理想,通常为事实所扼杀, 但这并不意味着,理想从一开始就应该屈服于事实,而只是我们的理想不够坚定。理想不够坚定的原因在于它在我们心中不纯粹,不坚定。

理想的力量是摧毁不了的。一滴水没什么力量。但是,如果它流到了岩石的裂缝里,并结成冰,就会裂开岩石。作为蒸汽,水能推动巨大的机器活塞,水就这样使蕴含在其中的力量发挥作用。

理想也是如此。理想是思想。只要它仍然只是被思考,蕴含在其中的力量就不会起作用,即使它被怀着最大热忱和最坚定信念的人所思考。如果纯洁的人的 本质与这种热情和信念结合起来,理想的力量才会发挥作用。我们应该达到的成熟,是我们不断磨砺自己,变得日益质朴、日益真诚、日益纯洁、日益平和、日益温 柔、日益善良和日益富于同情感。这是我们应走的唯—道路。通过这种方式,青年理想主义之铁锻炼成不会失落的生命理想主义之钢。

伟大的自觉在于,结束失望,一切事实都是精神力量的作用,足够强大力量的作用富有成果,不够强大力量的作用缺少成果。我的爱一无所得,这是由于我 心中的爱还太少的缘故。我对出现在我周围的虚假和欺骗无能为力,这是因为我本身还不够真诚。我必须注意,嫉妒和恶意还在进行它们的悲剧性活动。这就是说, 我。本人还没有完全抛弃小心眼和嫉妒。我的温柔被误解和嘲笑,这意味着,我心中的温柔还不足以感化人。

伟大的奥秘在于,作为充满活力的人度过一生。谁不计较他所处的境况,而是在一生中依靠自己,并在自身中寻找事业的最终根据,谁就能做到这一点。

纯洁自己的人,什么也夺走不了他的理想。他在内心中体验到真和善的理想力量。虽然向外发展较少,但他知道,他在纯洁内心方面做了许多。只是效果尚 未出现,或者他尚未看见。哪里有力量,哪里就有力量的作用。阳光不会失去,但阳光所唤来的新绿需要发芽的时间,而播种者并不注定能得到收获。一切有价值的 行为都是出于信赖的行为。从而,我们成年人传授给青年一代的生活知识,不应该是“现实将排除掉你们的理想”,而应该是“坚持你 们的理想,生活不能够夺去你们的理想。如果人都变成他们14岁时的样子,那么世界的面貌,就会完全不同!作为一个试图在其思想和感受中保持年轻的人,我已 与有关善和真的信仰的事实及经验进行了斗争。当今时代暴力行为前所未有地用谎言打扮自己,但是我仍然确信,真理,爱、平和、温柔和善良仍然高于一切力量。 如果有足够多的人纯粹地、坚定地、始终充分地思考和,实行爱、真理飞平和和温柔的思想,那么世界将属于他们。

一切力量本身都是有局限的。因为它们产生着迟早将和它同等的或超过它的力量。善良则简单地和始终在起作用。它不产生阻碍它的对立关系。它消除现存的对立关系,它排除误解和不信任,通过唤来善良,它强化了自身。因此,它是合目的的和最强有力的力量。

一个人给世界增添一点善良,就是促进人的思想和心灵,我们愚蠢的贻误在于,我们不敢严肃地去行善,我们要搬动重物,却不使用能增大力量的杠杆。

耶稣的赞语包含着一种不可估测的深刻真理:“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将承受地土。”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